pc蛋蛋微信群,pc28微信群

Baidu

查看: 2743|回复: 2

少年子弟江湖老/正一清微鹤道人

[复制链接]

120

主题

135

帖子

5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01
发表于 2013-10-22 20: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读过台湾易学大师戴训扬先生的《少年子弟江湖老》一书。戴先生的多层次空间论卦法启发我不少。但我更喜欢《武家坡》这出戏,喜欢王宝钏对爱情的执着,也喜欢薛平贵不忘糟慷的可贵之处。正是他那句唱词:少年子弟江湖老。慨叹出多少人生岁月的沧桑,世事的变幻莫测。所以就以此为题,写下我学易道的经历。此文早在2003年易文化网站发出后曾被多人转贴流传。但都不甚全面,今我的博客开通再把此文重新贴出,以滋旧忆!
   人生如梦,恍惚之间数载青春如手里的沙子一样,悄然流逝。年少时的一切仿佛还在昨日。虚度这些年的光阴却一事无成,望着皎洁的月色,不紧让我有些惭愧。回首这几年的经历唯一没让我感到遗憾的就是与易结缘。学易研易用易已经历经七载,这七年我也从一个未谙世事的少年到一个饱经人世风霜的青年。
  九六年回到老家时看到一位邻居在用六爻算命。感到很惊奇,于是就与这位老伯攀谈起来,言语之中,听他讲到易经的神奇,很好奇。于是就请他为我算下命。我记得当时这位姓张的老伯拿了一本万年历,在纸上写了些东西,后来我才明那是在排我的八字。他对我说我这一生,大事无成,唯独与玄学有缘。年少轻狂的我听他说完不以为然。我以为我一生会有一番的作为。所以也就对这些话置之不理。九七年回哈尔滨时偶然看到地摊上卖一本陈圆的书,当时心中想自己也研究一下,这玩意有什么啊!
  当我买书后开始坐下来研究才发觉这里的知道多么深,于是下工夫背五行与一些基慢知识。但背后还是很不懂,对于六十四卦越看越糊涂,更别说八字了。但我还是不放弃,安慢的胆大些后就给人预测,记得那时装卦都要翻书,看八字更是胡说八道一气。更别说是找用神。九七年冬天,经人介绍拜在我家乡的一位盲人高手王国安门下学习传统子平,当时王先生不收徒,他对我说你要是能把六十四卦与纳音五行到背下来我就教你。这对我来说不是很难,等我倒背如流时我去见他,他说:还不行,要把卦吃透,父母是何意?为什么要放在这里,三爻与四爻是怎么样的关系,阴阳又为何物等等?你回家再好好看看,过两个月来找我。我记得当时回家后天天想这五行六亲的问题,晚上做梦都在想这些。慢慢的有些明白点了。春节后,王先生终于肯定教我了。可他教给我的我一看傻眼了。都是一些口诀,而且他并不怎么解释,他对我讲你就把这些东西背下来吧,到时你看到卦与八字就用就说。在与他相处的那段日子,我抄录了一些他的算命口诀,另外他也给我讲了些过去江湖上的一些事情,如春点,各家买卖等等。有时拿个八字考他,他竟染不加思索的就回答出正确的答案,让我惊讶,我于是就问他怎么断的,他说你看我给你的那些口诀吧!都在那里里,另外像《四言独步》和那些赋文你都要好好看,答案就在那里.
    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去拜读那些深涩的赋文,琢磨那些潜藏在文字背后前人留下的思想。慢慢地我开始在家乡为人算命,我一边实践着一边总结着师傅与前人的断语。我生性拙劣,头脑愚顽,不怎么会说话。为人算命时尽量从人生道理去开导一些人。慢慢地我发现很多问题,我一方面搜集各种秘本一些函授资料了解更多的知识。一方面结交了几位前辈易友,他们一方面惊讶我学易速度之快一方面为我捎有所成感到高兴。跟他们接触后我的眼界更宽了,一位朋友对我说,在博采各家之长后该确定自己的方法走自己的路。他的这些话对我很有启发,为我将来学易指定了个方向。
  这时我结实一位宫文柏先生,他并不为人算命,他修净土多年,曾经利用业余时间抄录整理多种命学秘本,对子平很有研究的他对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当你有一天真正的明白《易经》的道理后就不会再算命了。这句话我当时没领会,过了两年以后我才悟出这句话的含义。
   我学八字主要是以《渊海子平》为主,对《滴天髓》也下了很深的功夫,另外我还很推崇《穷通宝鉴》。我认为这三本书涵盖了古人对命学的全部理论。其余的一些书都是从这些书的基本内容出发的,另外还有安东杜谦的《玉井奥诀》与陈素庵的《命理约言》值得一读。关于六爻方面,我以《卜筮正宗》《增删卜易》为主,旁参《易隐》《易冒》等书。梅花易,六壬,奇门,以及道法虽然也有所涉猎但不精研。对于今人的书我看的也不少,但很难感到一本让我很满意的书,感觉他们都是在发挥这古人的东西。我也并不是很推崇古人,我认为古人的东西有很多我们没好好发撅。九九年我开始在一些易学期刊上发表自己对命学的观点,开始有了些名气,但是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开,于是我开始走出家门,游历各地,也拜访了一些高人隐士,受益不浅,尤其是与古今兄接触后,在风水,奇门,命学上受其指点很多。九九年夏又受黄鉴先生指教,在易学的思维理念上又前进一步,也验证了自己以前对易学的一些认识。后又有缘与台湾宋英诚先生相见,在八字技巧方面得其指点又略有进步。现在想想自己每向前迈一步都是与这些师友们的帮助离不开的。在此感谢他们对我的指教。九九年末看到李涵辰先生的书,对此书中的一些理论也赞同,但不完全肯定李先生的命学理论。
    庚辰年,我八字正值交运时,命局辰戌冲,说来也奇怪,我家里养的八条狗陆续死亡。此时我突然有所悟,于是不为人算命。就是亲朋好友求测也只不过略说几句而以。
   这就是我在易学道路上走过的几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0

主题

135

帖子

5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2 2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一直是觉的理解知识最重要.所以从来没有去死记硬背某些东西.但后来我才发觉我这种想法在别的知识领域可能是可以的,但在易学的领域尤其是子平八字里是万万不能轻意地以为理解某些东西就可以去很好地为人算命了.记得当初在盲师王国安先生门下学易时,他教给我的东西都是那些七言五言的口诀.而且觉的大同小异于是我觉的很烦,这边他念着我抄下来,回到家里我就随手一扔.也懒得去背.每当老师考我时,我是答了这句忘了这句,老师问我怎么背的,我说为什么要去背这些死东西,比如说,财官须知两般停,无财怎能用官星.这句从字面上理解下就可以了.王先生对我说,好吧,背不背随你,你以后用时就知道了.
  98年在家读<星平会海>一书.我读书有个毛病,就是爱评点,本人喜欢诗词,对于古文也精通一点,所以那些赋文里用的典故和生涩的文字是难不到我的,就这样便看些书,便在书页旁边记下我当时读此书的感悟,留下不少眉批,后来我的书被一些易友借走阅后,他们对我说,看你的书很好,有注解,有点窍.从你这学东西不用花钱.这虽然是朋友们的戏语,却说明了学习时记读书笔记的重要性.我们当今很多学易的朋友坐不住板凳,对那些古赋看不进去,便找今人的书看.这也形成了一些人轻视古籍的看法,有的人甚至主观臆测,自创新理论,使本来就够混乱的易学又添乱.言及至此有些跑题了.那时候不知不觉中背下许多像<六神赋><气象篇>等赋文.这时也把老师教的口诀结合背了一点,但在内心里觉的易学还有应更简捷的到路可走,只要悟性一开,这些死知识都可以抛弃.
   99年春,在为人看一命造时,发觉命造中的的印星有问题,就脱口而出一句师傅教的:无印生身不建全.此人是残疾之命.事实确实如此.此时我方明白老师教的口诀绝非是单凭理解所能运用好的.
  后来与象数大师黄鉴先生交流学习,黄先生主张:我心为法,法无定法.看上去这与传统学命方式有所抵触,其实不然.只有掌握好一定知识,完全消化,达到一个深层次的理解,才能达到随心所欲地去运用.另外黄先生的路子走的是心易之法,是从后天返先天的一种易学思想.而子平却是从先天推后天的一种思想.
   99夏与宋英成先生在哈尔滨匆匆一晤,在宋先生身上有学到不少东西.宋先生二十几年间,对<渊海子平>一书手不释卷,方有今日所成,我们很多易学朋友尤其是新学的易友,今天看这本书,明天听那人说另本书好又去看那本.最终虽然看了很多,也学了很多,但却一无所获.
我想学易是要有个博大的胸怀,能吸收他人之长来补缺自己之所短,方能有所成就.但不能滥取.抱定一本书为宗旨,以其他书为借鉴去学习会更好些的.
   99冬认识了一位姓万的盲师,此人记忆力奇佳,精通子平与六壬金口.我在一次与他的谈话中,谈到如何学易时,他说他要教徒弟,也是要徒弟去死记硬背,只有记下来深深留爱脑子里,才能在实践中遇到问题会迎刃而解.如果只是单单理解了在实践中往往会碰壁的.他说了很多,让我重新对记忆口诀和怎么样去悟东西有了新的理解.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金庸先生<笑傲江湖>中风清扬教令狐冲独孤九剑时的那句话:无招胜有招……
                                             ——正一清微鹤道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0

主题

135

帖子

5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2 20: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晨4,30左右在火车运行的轰隆声我从卧铺上醒来,快了就要快到家了。再经历了一年多在外奔波劳碌后我踏上了返乡的归程。壬午您对我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这一年里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上我都从一个高点跌落到一个最底点,世事浮沉后,当心中平静下来时才感觉命理真的是很准验。命运的力量就像一块磁石深深地去吸引着你朝某个方向去发展。让人觉的无可奈何。
 回到家后,依旧是父母那充满慈爱的目光关怀着我,家里的那盏灯还是依旧那么温馨。这一年来我愧对他们很多心中有很多话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睡了一觉醒来后,把我尘封许久的那些书籍拿了出来。(由于我常年不在家,家里又没地方放置这些书就都把他们装在麻袋里放在仓库里)这些久违的我的至爱,有些已经破损,有些书页上还留着我翻阅此书时的的墨痕。
    首先找到的一本是《命理约言》,此书为清初相国浙江海宁陈素庵的私人笔记。陈氏为清代名门望族,家中藏书甚丰,陈素庵一生对命理颇有研究。《滴天髓》一书就是由陈氏收藏才得以保留于世。
  前不久答应赠送北京兄此书所以首先便翻到它,陈素庵在此书中以五行生克之理对子平术阐述得当,赋文精美。书中后面有一段对学命者如何去学命的论述其意甚深:
昔人有言:能读千赋则晓赋,能观千剑则晓剑,凡欲究心斯道多须收集旧命并海内现场存诸命。核顺年月日时,编成底本,详录其履历考证,自然命理精通。若只有阅旧刻之书自推相与亲知之命此犹如空读医经,未临千百人之症用千万剂之药遂欲令方中之病难矣!”

    我当处为人看命算卦之时有的是随手看过就扔掉了,有的虽然记录了下来但在我学易心灰意懒之时烧掉不少,我手里现在保留下来的命例也就只有不到两千来个。这一阶段常来易文化论坛且不说相卜文,苏道墩,北京,元真,小舟等这样的绝世高手就是连一些易学新秀我以自愧不如。这两年来沉沦于孽情的困扰中精气神以大大打来折扣,旧日所学又多抛废。沉舟侧攀,病木前头。一切对我来说又是新的开始过去未曾深入流览的易学书籍和一些未曾算透就弃之一旁的命例卦例都要再次以新的角度来悟来看。
  俱往矣!悄然回首时,发现窗前的那盆兰花以吐露出春的消息。
    鹤记于2003年仲春之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道教典籍网 ( 赣ICP备09010289号-1  

GMT+8, 2018-11-15 19:26 , Processed in 0.260544 second(s), 25 queries .

© 2012-2015 道教典籍网-有品格的道家文化交流平台,致力于弘扬与传播道教经典文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