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微信群,pc28微信群

Baidu

查看: 1252|回复: 0

19-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黄帝龙首经

[复制链接]

189

主题

358

帖子

106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66
发表于 2016-3-18 17: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帝龙首经
  经名:黄帝龙首经。撰人不详。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众街类。
  黄帝龙首经序
  黄帝将上天,次召其三子而告之曰:吾昔受此龙首经於玄女,经、章、传、义十有二绪,言六壬十二经也。盖吾所口受不传者。谓龙首记三十六用也。吾今日告汝,汝固能行之乎?内以自辅,外修黔首,黔首者,民也。术与贤者。若不能行,则埋之名山三泉之下,慎无妄泄使不神。吾将为汝参会其中,谓起用也。遂其终始,谓三传也。要正之本,谓正日辰。同之一首,谓阴阳有四时其用一也。万物俱主各自理,言事物唯非一名,各自其部分。义不相干,事不相扰,言虽有事事锋至,各以其物次第期之,事虽聚多,各有次第,事不相扰乱也。敬修其神以为天宝。天一常居太渊之宫,言天一至尊,固守而不行,以四时气游於四方。太渊者,宫名也。在北斗维之中央,直神后之左右。春游玉堂,大吉,临四仲时。夏游明堂,神后加四神。秋游绛堂,登明加四仲。冬游生死之场。河魁。其居一也。言一坎数在干。右玄冥,少阴也,言向南面西六也。左明光,少阳也,言其向南面在东也。背太阴,背子亥也。向正阳。向巳午也。翳华盖斗名也。西乘玉衡,大吉小吉。回璇玑斗七星也。而临八方。东、西、南、北及四维也。将四七,谓二十八宿。使三光,日月星也。通八风,谓八节之风也。定五行。谓东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季土更用事之比令六壬领吉凶,言日辰阴阳及所坐所养之御三阴、三阳。故曰六壬也。使旬始将五岳。谓六甲之始也。三阳。凡数旬始,必以五子元起,假令甲子旬肯龙在神后,将兵所立,次得丙子。朱雀在神后,执法所立,次得庚子。白兽在神后,敌家之处,次得壬子。玄武在神后,补吏兵士处,此遁甲五方时下所在之也。二神受气,或处阴,或处阳,言魁罡也。各尽其正,言魁罡临人五方十二日也以处五乡。东、西、南、北及中央,为五乡也。天罡临东方,木青临南方,火赤临西方,金静临北方,水清临四维,土盛下。天罡为阳所临,皆生。天魁为阴所临,则死也。金木水火土,上下相当。谓神与用日辰四课上下相克伤也。死生之决,前后相更。谓天一前后将之吉凶,三传思之也。子且识之,思念勿忘,常被服饮食,精习也。口授贤士,无传泄其章。勿传龙首,与非其人。三子拜受而起,龙忽腾翥,三子仰瞻,尚见龙头矣。遂以名其经曰龙首云。
  黄帝龙首经卷上
  占岁利道吉凶法第一
  阳岁以大吉临太岁,阴岁以小吉临太岁,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天上丙壬所临为一道,魁罡所临为拘检。一云天上丙壬下天道,乙辛下兵道,丁癸下鬼道。举事从天道大吉,利人道次之,甲庚是也。架屋起土,买卖田宅,入官舍便,时在天道,百倍在人道,十倍在拘检。道县官大凶。
  假令今年太岁在寅,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乙辛为天道,天上丙壬临地丁癸为人道,魁罡临己亥为拘检;魁为拘,罡为检。他岁效此。若岁在子午卯酉为四仲,天道及人道皆在四维,难可移徙。谓阳岁在子寅辰午申戌,皆以大吉临之;阴岁在丑卯巳未酉亥,并以小吉临之。
  占月利道吉凶行法第二
  阳月以大吉临月建,皆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阳月为奇月,阴月为偶月,移徙吉凶,皆如太岁法。月禁又急,不可见犯。
  假令正月建寅,以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下乙辛为天道,丙壬临地丁癸为人道,魁临亥为拘,罡临巳为检也。
  占月吉日嫁娶祠把法第三
  欲令魁临月厌,以魁顺数左行,登明神后大吉。功曹太冲天罡为阳也,以魁逆数右行,从魁传送小吉。胜先太一天罡为阴也,阳将五干,阴将六属,二谓甲乙丙丁等,亦为日也。六属谓子午等为辰也。阳将日杀男,阴将辰杀女,阴阳不将,乃为吉也。日辰若得阳中之辰,阴中之日,举百事,福及子孙矣。
  假令正月厌在戌,魁临壬癸甲乙,为阳将五干日也。酉申未辰巳午,为阴将六辰也。吉日若得丙子、丙寅、庚子、庚寅、丁亥、丁丑、丁卯、辛亥、辛卯、辛丑,皆阴阳不将日辰也。十二月皆效此。魁罡下辰为厌,冲破大凶。月厌正月戌,二月酉,三月申,四月未#1,五月午,六月巳,逆行十二辰。
  占月宿何星法第四
  常以月将加卯为地上乙所得星右行,如今日数止,即月宿星也。正月一日宿在室,二日在壁,三日在奎,四日在娄,以次逆行,空月尽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奎,至月尽日,月宿在娄,三月一日宿在胃,四月一日在毕,五月一日在井,六月一日在柳,七月一日在张,八月一日在角,九月一日在氏,十月一日在心,十一月一日在斗,十二月一日在女,若闰月朔,宿后一宿,是也。假令正月,闰壁,是也。
  假令二月五日,以魁临卯,乙上见奎星,当唱言奎一,娄二,胃三,勖四,毕五,则为月宿星日在毕也。十二月皆持月将临卯,取乙上神所得星右行数。唯正月独卯上星数右行,不从乙也。假令正月三日登明临卯,卯上见营室数右行,营室一,东壁二,奎三,为月宿星得奎也。他准此。
  占星宿吉凶法第五
  春三月东方七宿为岁位,南方七宿为岁前,神枢云:传送从魁下,是也。西方七宿为岁对,北方七宿为岁后。孟夏二星为负冲,李夏二星为掩冲。正月、初春、夏、秋、冬效此。岁位、负冲、折冲、掩冲、岁前、挟毕,皆凶岁;后、岁对、天仓、天府,皆大吉日;辰虽凶,不能为害也。
  占天仓天府法第六
  常以天罡临月建,大吉下二星为天仓,魁下为天府,小吉下二星为致死。仲月无天府及为冲星,孟月无致死及折冲星,季月无天仓及为英星。天仓天府举事,德及三世大吉。致死、负冲、奄句、芒星举事,致死丧大凶。
  古天一日游所在妇人产避法第七
  天一日游,以戊戌日上天,六日以甲辰日下地,中宫居东室,五日以己酉徙居东北。维中六日以乙卯日徙居东方,五日以庚申日徙居东南。维六日以丙寅日徙居南方,五日以辛未日徙居西北。维六日以戊子日徙居北方,五日以癸巳日入中宫居西方。五日又以戊戌日上天游,不在中宫。乳妇要须出,当避之所在之方,莫向之也。
  凡产忌法,常以月将大时,月将下为咸池,神后下为丰隆,大吉下为日大将,功曹下为女薄,太冲下为宫星,天罡下为天候,太一下为招摇,胜先下为轩辕,小吉下为女夭,传送下为雷公,从魁下为月饮,河魁下为日刑。
  占神月空剧乳妇庐法第八
  常以璇玑加三五孟,谓寅午戌之月则加寅,申子辰月加申,巳酉丑加巳,亥卯未加亥。天罡下为天候,太一下为轩辕,小吉下为招摇,从魁下为月杀,河魁下为雷公,登明下为成池,神后下为丰隆。又为昊时时刑者,寅刑、已巳刑、申申刑,寅无恩之刑也。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逆刑也。子刑、卯卯刑、子互相刑也。孟月以功曹,仲月以神后,季月以魁临月建,视天上丙壬。丙壬所临地下,皆空吉可居也。皆避雷公、招摇、轩辕、成池、具时、丰隆、天候、时刑矣。
  占知臣吏心善恶法第九
  以问时事,占之一云:天罡加月建为重阳,天魁加太岁为重阴。罡临太岁为阳覆阴,臣欺君。魁加月建为阴覆阳,君欺臣也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休气,上下相生,与日辰上神不相克,则臣下忠孝,常怀爱上敬教。日辰上阴神得凶,将有王相气、休气,下贱其上。又今日之辰,自贼其日及辰,阴上日神贼上神,此臣下不忠顺,奸猾难折勒骄,常有篡
  弒之心也。
  假令阴上神登明天空,贪污慢欺朱雀,巧言令色,天罡勾陈,持上罪过,魁居白兽,欲为大乱。
  假令九月丙午日中时,占臣下心意何如?功曹临丙,丙上遇前三之将也。太冲临午,午上得前四之将也。功曹阴上神得登明,将得天一。天一居日之阴神太冲,上神得神后,将为腾蛇。腾蛇辰上,辰上阴神为发用也。皆上下相生自和,遥生日辰上阳神,功曹太冲,此为臣下忠孝,安上爱下也。此亦是雨神克日,以日比为用。故用神后子,取有两子之比,主忧从外来之事也。
  假令六月壬辰日,日入时,胜先临酉,酉上遇后一之也,以此酉时天一乘太冲。传送为临,壬日上阳神也,大吉。为临辰,辰上阳神也,传送阴上神,得太一日之阴神,太一发用也。上克下。又遥贼日上神大吉为神之阳其阴上见传送也得魁,魁为凶神。辰之阴上神后五之将也。今日之辰复贼日,谓辰土贼壬水。此为臣子不忠孝,谋欲乱君,以钱财之事,他效此。
  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第十
  记吏当谒时,无令所谒之官。伤君年上神到王相时,为君忧患。以君年上神,将为所忧形状,当谒水官曹吏;无令火神临君年,谒木官曹吏;无令土神临君年,谒金官曹吏;无令木神临君年。
  假令君年立巳,当谒金官曹吏。时功曹临巳,将为朱雀,为伤君年上神。金克木故也。朱雀告言口舌事也。利秋金王时,必为所言於上府,皆效之功曹庭掾,为土官曹库吏,为金官狱曹、贼曹、仓部曹;皆为水官卧曹,为木官户曹,为火官外部吏;及内不属五曹者,皆属功曹,为土官。
  占诸君吏吉凶法第十一
  将及小吏,始入官临政视事时,慎无令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又无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文官欲得青龙,武官欲得太常,与日辰相生,不欲相刑克。神枢云:欲入文官、武官,必今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有青龙、太常者,吉也。
  假令人年立丑,以甲乙日拜官署事,始到官视事时,始从魁临丑。此谓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也。
  假令人年立亥,小吉临之,而南之午地视事时,功曹临午。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也。文官视事,青龙在胜先。此谓与日相生,必迁日辰阴阳传中,宜视其神所言之。欲知迁官,离青龙、太常为月期,以青龙所临辰为时期。假令从魁临未,而文官欲入官视事,胜先为青龙临辰,以甲柑生法迁增。利日离青龙三辰为三岁辰,离青龙七辰为七月青龙。所居之神主土,其日戌巳青龙加辰为时。期后三岁七月戊已日辰时,迁太常效青龙。月生青龙、太常,为迁在外;青龙太常生日,迁在内。内者,坐迁增秩。即不备此法者,慎无令魁歪、剩蛇、白虎、玄武临日辰,人年立行恶加其墓,即不可用也。甲乙墓在未,丙丁墓在戌,庚辛墓在丑,壬癸墓及戊己墓,并在辰。神枢日凶期,以青龙太常所畏为忧期,以四时之气休老囚死为所坐轻重,他效此。
  占诸吏吉凶迁否法第十二
  以月将加时日辰,及人年上得吉;神将上下相生,即大吉。其神又有王相气时,加王相之乡,为得迁。非此者,皆凶。得休气,且免官;退罢囚气,且系上下又相贼;有罪死气凶恶神,传得吉神将有救,为忧外,日上神将王相吉,为迁。年上神将王相吉,亦迁。日年上神皆凶,辰上神虽善,为不迁。日辰年皆吉,为迁不疑也。欲知迁期,以魁离今日之辰为期。
  假令今日之辰是寅,魁加午,为在向后五日,若五月,他效此。金柜云:迁不迁问何官?谓问文武之官也。说曰:日辰上皆有王相气,迁文官。若阴上神有王相气,迁武官。日辰及阴上上神俱相,重迁。用神加孟仲,迁在内加季官迁在外。
  占诸吏君安官舍欲知家内吉凶法第十三
  日辰上之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休囚皆凶,次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得天魁为白虎,主死丧;玄武,言亡遗矣。欲知衰吉是谁,以年上神言之,阳神为父,阴神为母。神枢所谓:安不安以神士向,则是此之例也。
  占诸吏安官否法第十四
  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休气上下相生者为安官。其有王相气迁。其神将凶有王相气,上下相生,亦安官。上下相贼,不安官。吉神凶将俱有气,又上下相贼者,弥不安也。得传送,有行来事;得朱雀,口舌、言讼事;得玄武、亡遗、盗忧、疑事也。光明符云:以月将加月建,行年上见休老之气者,免官。神枢云:日辰阴阳俱囚休废者,当失职矣。
  占君吏欲刑戮举事法第十五
  人君及部吏欲得行刑,推问当事时,无令天一吉神将,及王相之气临今日之辰。吉神者,谓功曹、胜光、传送、神后、大小吉也。吉将者,谓天一、六合、青龙、太常、太阴、天后也。皆不可使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又辰阴上之神,不可使克。人年上神克人年上神,必还害身也。
  假令人年立未,太冲临之今日之辰巳也。大吉临巳,大吉。阴在丑,从魁加丑,此为阴上之神克人年上神。法行此事,吉神将及王相气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上神贼人年上神,谓从魁克太冲也。殃及后嗣,害子孙,人年,谓人君及部吏之会也。他效此。
  占诸郡县有盗贼否法第十六
  正月辰时,腾蛇临今日之辰。若玄武在日辰阴阳,皆为有贼盗。欲知何党贼,以用上将言之。用得白虎,杀人贼;朱雀,烧人贼;玄武,小盗。在阳且有在阴,已有传得六合为不发。若用神为囚气,所胜狱囚且坠亡。君欲谋下害吏者,皆以用神处其福奇所在。
  假令功曹为用,而得勾陈,当有贼在东北角。他效此。
  占诸杀人亡命可得以否法第十七
  以其杀吉时,正月辰以玄武为主日辰,又其上神有制玄武者,为得日辰。上下不制,玄武所临,为亡人。
  假令二月丙申日人定时,河魁加亥,有杀人者。时登明为玄武阴临子,亡人在北方。丙上得天罡,申上得小吉,皆为土神,并克北方。能制登明法,为戊己日得。他效此。  
  占被盗无名盗可得否法第十八
  以其亡时占之。若不知亡时,以人未古?时占之。正月时,以玄武、阴上神为盗神,日辰及年上神有制盗神者,可得。
  假令十月甲子日人定时,功曹加亥。亥上得后五将。此时射盗,太一为太阴临甲,太冲为太常临子,天是为玄武临丑。法以玄武阴上神为盗贼,小吉为天罡阴上神,小吉即盗也。家在西南,为人黄色、羊目、多鬓、好出行。今日甲木也,为制盗神。子上神得太冲,太冲木也,亦克盗神。凶盗不出刑中也,必得之。日辰及年上神、不制盗神及玄武者,贼不可得也。他效此。
  占闻盗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第十九
  以闻知之时,射之今日,日辰、上神有克玄武所居神者,即得。日辰及其上神无贼玄武所居神者,不得。
  假令九月甲午日,日昳未时,太冲、加未,闻贼在其家。魁为六合临甲,功曹为天后临午,天罡为玄武临申,天罡土神也,甲木日也。功曹临午之木神也,并克玄武所居神为得。贼不敢格战,当将兵马围贼家。时兵马王当居神后上,击胜先下也。
  假令到贼家时,一神后临酉,宜居贼家。酉上东向,击卯地必胜获之。他效此。
  假令五一月甲寅日巳时,小吉加巳魁,为玄武甲寅木日辰也,并制玄武,贼必不敢斗也。法背水攻火,又建今日辰,及起其后二,攻其前四。
  假令今日甲子后二在戌,当从戌攻辰,是也。又无令囚对王相攻,言夏壬癸不可向四维也。他准此。为囚死当王,一如秋甲乙不可西向攻盗贼也。必以阴攻阳,背子亥登明、神后,向胜先、太一攻。此当慎之。自五月已下,皆式经正文。
  占问囚徒知得实情法第二十
  正月时,四面有席,疑欲令今日之日,自制其辰。如甲辰、丁酉、乙丑、甲戌、戊子、癸巳、丙申之例是也。问者,吏居青龙及功曹,下置囚於勾陈,及天罡、白虎,下必令玄武居无气之神。即玄武所居之神,畏今日日辰,及青龙所居神囚,即翰冒辞不敢更言。
  假令神上将得天空囚,忍痛怀漫,得朱雀囚,空言自诬得胜蛇囚,惶怖稍伏得白虎自杀。
  假令正月甲辰平,且登明加寅。吏欲问囚,今日甲木制辰土,功曹在巳,青龙居胜光,临於酉,责问囚。时吏宜居巳及酉,天罡在未,未上得六合将勾陈在申,使囚居未地。若申地传送,为白虎在亥,已问囚宜于亥地。上为玄武临丑日,甲克土,土神畏今日甲车。有王气问囚,囚不敢欺也。他效此。
  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随其类以其亡时占之第二十一
  正月时,马责胜先之地,牛责大吉大责。河魁鸡责从魁,羊责小吉,堵责登明。欲知东西南北,各随其神所临。在所胜之地为放纵,在所畏之地为拘系,在所生所喜之地为人逃匿之。天一顺治责胜蛇,逆责玄武,为各随其所居神、日辰、上神,有制胜蛇、玄武及物类神者。为得不制者,不得其物类。神自临其日辰者,为归家。其神与白虎,并临囚死之地,为死亡。其神与六合、太阴,并为人欲隐藏之。欲知远近,以其物类神所临,上不相乘为道理,数日辰上制物类神,为得日期。
  假令三月壬申日中时,从魁加午时。马自放责胜先,胜先临卯,式经云:东西南北各归其世是也。为在东方。胜先为午数九,卯数六,六九五十四里。今日之辰,申上神得登明,为制胜先法。壬癸、亥子日寻得。
  假令先得壬癸,壬癸日得;先得亥子,亥子日得。又一法,以其神所来,乘为道里数。临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乃至巳亥四,此并为道里数也。他效此。
  假令今日日辰上神但致玄武、剩蛇;不制物类之神,亦为得。若制玄武、腾蛇,玄武等亦得。两制者,保十必得,无疑也。物类若驴骡,当责太冲也。一云从魁为刀,太冲为项,神后为屠,太一为斧。刀临项死,头临项不死,屠临釜死,釜临屠不死也。假令六日壬寅日巳时,占失堵。天一居太一而加辰,为顺治;合责胜蛇居天罡而加卯,太冲为辰之阳神而克天罡。此为日辰上神制胜蛇,所失堵果自归。为登明加戌戌,与亥相近,故也。他效此。
  占诸欲知病人死生法第二十二
  常以其初得病日时,占之。
  假令胜蛇、白虎、魁罡克初病日,及占日日上神,人年所立辰,辰上神者,皆为死。白虎所居神王相而贼初病日,及病人年、白虎、阴上神,又有气佐白虎,共克病日人年者,急呼妻子出,病者必不起,立死也。死气为白虎克人年病日者,死。又魁歪为白虎加病人元辰者,立死。白虎非必在日辰阴阳中也,视直所居神,与病日人年相克以否。
  假令不知初病时日,以今日日上神诀之。今日日上神克病人行年,及年上神者,死。阳命男,阴命女,以前八后六为元辰;阴命男,阳命女,以前六后八为元辰。
  假令阴命未生男,即从未至子,为前六后八。他准此。白虎所居神,贼今日,及人年上神,亦死。若独贼病日之辰,不克,今日为愈。说者云:白虎生初病日,病日生白虎,皆为病愈。白虎贼病日人年,一一皆死。白虎与病人年日辰相生,皆为愈;与病日同类,为安久。
  假令甲子日占病,登明、神后为白虎者,此为白虎生病日,病者不死春。以胜先、太一为白虎者,此为病日生白虎,病者皆愈矣。功曹、太冲为白虎者,此为同类,为病久。白虎、阴阳皆有气,并伤日,立死;不伤,立起。白虎无气,病者愈。
  假令白虎所居神,金也;时秋有气。若以甲子日占之,虽年及甲上有火神,火将恐死。谓火至秋无气,恐不能救有气也。此并式经文也。
  假令不知病日人年所居立之辰,以今日用神诀之三传,终於白虎。若日入墓者,为知吉凶期,以用神言之。
  假令功曹直用,当丙丁日愈,庚辛日死。又天一为用,生气在丑未。辰戌之日腾蛇为用,死在巳亥日。他效此。
  又一法,不知初病日时,以人来问时占之,日辰人年临其墓,亦为死日。人年所立辰之阴阳神入其墓者,亦死日。墓还临其日辰者,亦死年。墓还地年者,亦死。
  假令甲乙日射病时,天上甲乙临未,为日入其墓。若小吉临甲乙,为墓其日也。
  假令病者,年立子问事时,神后临辰,为年所立之辰,阴阳神入其墓。若天罡加子为墓临其年,皆死辰。墓效日墓之列。
  又一法,用神始终,得日墓皆凶。天罡击今日日墓,为墓门开,亦死。甲乙寅卯木墓在未,丙丁巳午火墓在戌。余支干准此之例也。小吉木墓,河魁火墓,大吉金墓,天罡为水土之墓。式经曰:白虎、阴阳有气,伤病。日人年者,死。人年上神王相克白虎者,愈。病日生白虎者,亦愈。白虎生病日者,死。白虎与病日同类者,为之安久也。
  占知囚系罪轻重法第二十三
  式经云:先建系日日辰、阴惕,风取其当者,而传其始终。终休罪重,终因加罪,终死罪重后轻。
  正日时,视用神终於王相之气,贵人救之,元罪。终於休气,罪重。终於囚气,加罪。终於死气,先重后轻。终於腾蛇,罪重,无疑必死。终於朱雀,数见掠笞。终於勾陈,有所勾连。终於玄武,置辞而亡。终於天空,空无所有。有实也。终於白虎,被罪至死。终於吉将,传得其子为有救,罪得解。传入其狱为有罪,传得他狱为移狱。所为狱者,墓也。
  假令功曹、太冲小吉为狱,登明、神后即天罡是其狱。他例此。所谓移狱者,假令起功曹,终於河魁,为移狱。一法以初系日占之,各以其所犯为坐。假令斗伤人,以勾陈杀人以白虎窃盗以玄武相告罪名以朱雀。
  假令犯坐伤,以勾陈所居神贼系,日即论也。系日贼勾陈者,不论也。勾陈与日同类,为系久。传神得其狱者,必论。
  假令以甲乙日系,天一居小吉临未;系日丙丁,天一临戌;系日庚辛,天一临丑;系日壬癸,天一临辰;系日戊己,天一亦临辰;为必离讼狱,传勾陈之阴,得白虎,白虎所居之神与勾陈并贼,其系日者死。式经曰:假令以甲乙日系勾陈所居在金神上者,此为勾陈胜系日者,即被论罪也。若勾陈居土神上者,此为系日胜勾陈,即免被论罪也。传勾陈之阴;得天一,天一生系日日辰者,为贵人救之也。传勾陈得系日子,母人将哀一反,可为上书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食时,传送为太常临巳,谓日辰上共得后四之将。神将不相刑又有王相气,谓金玉故也。天罡为勾陈加卯,传得其母。谓辰上得太一也。勾陈与日同类,法为安久。不然,蒙听令。欲知吉凶之期者,以用神传,终为有救神期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酉时,天一治神后加於辰,太冲亦加今日日辰,神将不相刑,有王气传得其母,登明加卯故也。勾陈与日同类,法当系久。然蒙得出传,而得传送天一,为移狱也。
  占诸欲远行使出吉门法第二十四
  始行时,欲令今日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而出小吉,得传送下,即大吉。慎无令魁罡临所出门上,所出门上之神,又不可伤行者年上神。门上神者,所出入门也。
  假令八月甲申日时,卯正日时,行者年立戌,戌上得登明,欲伤行之午,午上得小吉,小吉伤登明,此为门上神伤行者年上神也。门伤行者之年,道必有殃。年伤门,行者不安,必有疾病而还。此所谓年上神伤门上神也。又到日无令贼初发之时。
  假令始行之日,以甲乙时加寅卯,慎勿以庚辛日申酉时到也。若到时,贼初发之日咎及先君。又勿令阴阳中绝其类。谓凡欲出行,欲令日辰阴阳中有传送,传送上遇吉将,则行者吉;有凶将,则行者凶也。
  假令行时,传送不在日辰阴阳中,直视传送上有吉将,亦吉,不可有恶将也。
  假令遇凶将是腾蛇,为惊恐;朱雀,口舌、拘留;勾陈,见斗战;玄武,亡遗;天空,见耗病;所求不在白虎,死丧。他效此。
  又法,欲将帅出行,欲令天罡临四季为神枢,外百事吉。神枢又云:元令所之之乡伤其年,乃有喜。假令欲行,行人年立四季,此为所之之乡伤共年也。他效此。
  占诸欲行求事者第二十五
  以始行正日时,元令今日辰上神伤行者年之所立地辰,所立地辰,亦勿令伤辰上神。若伤辰上神,是谓相刑,其事不成也。
  假令年立巳,而今日丙寅,神后临寅,此辰上之神伤人年所立地辰也。
  假令是日时,神后临寅,人年立辰,此为年所立地辰伤辰上神也。法欲有求作者,欲令今日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事类。事类者,谓求财。欲得青龙小吉,求缯彩;欲得太常,求蚕;欲得胜光之比也。故式经云:展上神伤其地年所求难得,后自亡遗。  
  占诸望行者吉凶来否第二十六
  必当视所至地之阳神,以卯为限,以子午上神为至期。东方、南方以酉为限,子上神为至期。西方、北方以卯为限,午上神为至期。
  假令望酉地,人从魁加戌为巳发,加子为半道,加卯为得限,当来以午上神为至期。午上神得神后,以壬癸亥子日至。
  假令望巳地,人太一加午为巳发,加酉为得限,当来以子上神为至期。子上得传送,期庚辛申酉日至。
  假令望寅地,人功曹加酉为来;望申地,人传送加卯为来;望子地,人神后加卯为来;望午地,人胜先加酉为来;皆以子午上神为至期。诸望行者过限,皆以为闻其闻,为不来也。要所至事类,度为不来。所为事类者,望贵人,以天;亦为望父。望父母,以太常;望兄弟,以太阴;望妇女,以天后;望子孙,以六合;望友及夫、钱财、二千石等,以青龙;望盗,以玄武;望死丧,以白虎;望奴婢,以天空;下亦同使。望吏捕人,以朱雀;望行道还,以胜蛇;望斗战;以勾陈并以所加今日日辰,以比为来;传以为至,其度限为不来也。集灵记云:几望行人以甲乙日占,用得巳午神者,为将至;用亥子神者,为背日;背日为不至也。金匮云:至不至问前四。言甲午日前四戌戌上所见神为至期。假今戌上见功曹,则寅上至。一说云:应至而不至,乃用此法也。又云:占行人以生王为至期。假令用起水神,则甲子日至。遇墓者,则不来。假令壬癸日,用起天是、为遇墓。遇墓,即止而不来。史苏经日:卜外人以生王而至,卜家人遇墓亦至也。凡占吉凶赊促所之远近,皆以计神占之。计神者,河魁是也。故金匮云:数以魁离日,假令魁加未,未数八,魁数五,五八四十为吉,凶在四十日内。行人当之为四百里也。他皆仿此也。一说云:魁罡离初发日为期日,临而发日,即日至也。
  又法,居外望内人,以夏至辰之阴神;居内望外人,以冬至辰之阳神临今日日辰,日辰与太冲临未,皆为来。
  假令夏至以卯,卯之阳神太冲、今日丙丁太冲临寅为本,临午为中,临戌为末,皆为来也。
  假令太冲临午,当以丙丁巳午日,至月期五月。
  假令冬至以午,午之阳神,胜先也。今日甲乙,胜先临亥为本,临卯为中,临未为末,皆来。假令胜先临亥,当以壬癸亥子日,至月期十月。
  一法,望行者,天罡系今日日辰,为今日至,顺系日辰至逆系、日辰,为不至。所谓逆顺者,假令望西方人,天罡系北方,东方日辰为顺,顺即来系南方,西方为逆;逆不来也。天道左游天罡为逆,天罡临月辰,人年悬门候之。望西方、北方人,以卯为门,午上神为至期。望南方、东方人,以酉为门,子上神为至期。凡所望神入其门,即为至。凡望不至者,皆云刑人以刑。
  假令望寅地人,寅上有凶将,以凶事留;有吉将,以吉事;有青龙太常,为钱财、酒食,为吉。他效此。
  假令白虎为死丧,勾陈为斗战,朱雀为口舌。对吏望,吉人得吉将,凶人得凶将,即来。他效此。
  占诸欲知行者吉凶法第二十七
  审知行者,年所立辰之阳神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上下相生,即吉。无过与恶神将,并临囚死之乡,上下相贼,又临年墓、日墓者,皆凶也。
  假令行者,年立寅,占时,而功曹当与白虎,并临未者,此为与凶将并临其年墓也,大凶。日暮假之。又一法,若不知行者年,以日为行者身,辰为行者日之辰阴阳,得辰之神阴,为与吉神将并#2,即吉;与凶神将并,即凶也。
  占诸行者欲知家内吉凶法第二十八
  正日时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即吉;得凶神恶将,即凶。以其极而论之,假令得白虎,死丧事;得大吉及休气,为耗病;各以善恶将言之。他效此。
  占诸架屋举百事吉凶法第二十九
  正日时,无令今年太岁阳神,临今日日辰及欲所治地,即十二岁灭门。又无令魁罡、腾蛇、白虎临今日日辰,大凶。欲使大吉、胜先、功曹在日辰阴阳中,与日辰相合,即大吉。非此者,皆凶。欲入庐舍,效此。以日辰上神将,言其吉凶将,得白虎,多死丧。将得玄武,多亡遗。将得勾陈,多们讼。将得朱雀,多口舌、县官,。将得腾蛇,多怪。将得天空,多衰耗,治生不成,六畜不蕃息。朱雀与登明、天一并、合宅见诛。直用神传中,有救。为后起者,当避之。
  假令今年太岁在卯,八月甲戌日日出时,天罡加卯,欲架屋及盖屋。太冲为太岁阳神临甲,将得朱雀。魁为玄武临酉,日辰阴阳中无大吉、胜先、功曹。又太岁阳神下临日,以举百事,大凶。
  假令是日时,欲治寅地居,为在太岁阳神下,亦大凶也。他效此。
  占宅舍可居否法第三十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上相生,可居吉。若凶神,有囚死气,上下相贼,即凶不可居。以尤者,言其形状。
  假令白虎,死丧;天空,虚耗。他效此。
  占田蚕种五谷好恶法第三十一
  正日时,欲令今日日辰上神多王相气,与所欲为物类神相生。又欲天一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物类神,即大吉。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必成熟也。无令魁、罡、剩蛇、白虎、囚死之气,临日辰者凶。物类者,谓蚕以胜先,禾以功曹、太冲,黍、小豆以太一、胜先,麦以传送、从魁,稻、大豆以登明、神后,麻以大吉、小吉。
  假令欲占蚕,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胜先,因而三传胜先,皆得吉神将,得天一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胜先,即大吉也。
  假令太岁在辰,四月戊辰日中时,传送临午,占蚕善恶何?如胜先临辰,此为有其物类。太岁上神自得胜先,将得青龙神将相生,天一在大吉,不与胜先相克,则为大岁。日辰上神皆有王相之气,无有灾害,诸物类等,并效此。也若物类神与太岁上神相贼,天一所居神克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则为大凶败也。
  占今年举百事商贾田蚕法第三十二
  皆以日辰及家长年上神将,言之。
  假令得传送青龙及王相之气,可为商贾。得胜先大吉神将,皆宜田蚕。亦以所欲为类神,上得凶者言。所生得玄武,为亦遗。余效此。
  占诸市贾求利吉凶法第三十三
  正日时,欲皆令今日之时辰上神及人年上神与所欲为市买物类,相生者吉。又欲今日日辰,阴阳中有小吉、青龙,青龙所居神,与今日日辰上神相生者吉。太岁上神不克人年上神,人年上神不制青龙者吉。又欲令所往至之地,上有吉神将,有王相气,与人年上神不相贼,市估有利。
  假令九月戊子日日映时,太冲加未,欲为估市,人年立己,太岁在寅,大吉为天一临於戊,戊寄位在己,己即人年立辰。传送为青龙临子,此为有其物类。其日辰与人年上神,及青龙所居神相生,大吉临人年,魁临太岁,不与人年神相贼,而北出传送下,大吉利。虽先备二吉一凶,可用。务令日辰人年上神,相生物类者,可用也。式经云:审问所之之乡,东西南北四维,得与年相生,多王相之气者,即有福,估市有利。不逢贼盗所居,见好所欲皆得。但青龙居有气之神,而加有气之乡,即得财。若青龙制人年,即无所得。
  占诸欲畜集何者好法第三十四
  正日时,各以其事类,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类,类又与人年上神相生者吉利,可为畜积也。直用神始於无气,终於王相,即前利少后利多。非此者,皆凶。所言物类者,粟以木神,黍、小豆以火神,麦以金神,麻以土神,稻、大豆以水神,丝绵以太常,布帛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先。
  假令七月甲子日鸡呜时,太一加丑,谋欲收麦,天罡加子,阴上神得传送,传送金神为麦类。在用神阴阳中,人年立申,申上得神后,与传送相生为物类。与人年上神相生也,是为可收也。用起天罡,天罡气休老传终,皆得王相气,为后多利。他效此。
  占诸欲畜生类可得否法第三十五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无魁罡、腾蛇、白虎,即吉,可畜收。视其物类神,王相临有气之乡,为吉多利。魁罡所加,不宜畜也。
  假令魁罡加未,羊不可畜;加亥,堵不可畜。他效此。
  占欲买车舟吉凶何如法第三十六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阳及用神传中有六合、太冲,与吉将并合,又与日相合者吉。可乘为使利主,与凶将并贼今日者,损主,勿乘之。
  假令太冲与玄武并者,乘而亡之;与白虎并,数载死人,宜丧事。他皆效此。
  黄帝龙首经卷上竟
  #1原『未』字误为『朱』字,据前后文改。
  #2原『并』字误为『井』字,据前后文改。
  黄帝龙首经卷下
  占马吉凶法第三十七
  正日时,以胜先占之。胜先与吉将并临所生之乡,即吉;与凶将并临所贼之乡,即凶;以胜先上将及所临之乡,吉凶深浅,言之也。
  假令胜先与青龙、太常,并临木火辰来未之地,即吉,是为良马也。若临金乡,即咬人;临戌,踬戾;临水,为病;临丑,喜走。与玄武并,因放自亡;与白虎并,且死;与胜蛇并,惊败事。他皆效此也。
  占牛善恶法第三十八
  正日时,以大吉占之。大吉临木,为病;临火,且惊,以得卖;临金,且欲卖之;临水,田牛也;临土,畜也。若天地昤,且用神与天一并临有气之乡,且入县官。与白虎并,为自死;与勾陈并,为抵触人;与胜蛇并,时时苦惊;玄武并,且亡遗。他效此。亡遗责大吉,大吉湖神也。一法,又责辑星下,亦责太冲也。
  占羊可养得否法第三十九
  正日时,以小吉占之。加金欲畜之,加木欲杀之,加火可畜,加水为衰耗。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即凶。得白虎为死,加寅戌数逢狼,加辰入墓亦死。
  占猪善恶法第四十
  以登明加巳午,即放;加水乡,溷豕;加金木,可畜;加土,为病死;加王相乡,欲与天一太阴并,为祀豕也。与凶将并临囚死之乡,为凶。登明与白虎并,即走失。欲知生死,以气言之。有生气生,有死气死。自死与胜蛇并,为惊亡。加日辰、人年、人墓亦死。占亡失,登明加酉,不得。责未上从魁,不得。责巳上小吉日辰阴阳能制之,即得。
  占犬可畜否法第四十一
  正日时,以河魁占之。子能捕鼠,加卯能走猎,加巳午善声,加未能斗,加辰自死,加亥卖之,加寅狂走,加戌喷人。与太阴并,为用祷祀也。
  占鸡可畜否法第四十二
  正日时,以从魁占之。加未能国,加金水可畜,加丑为自死,或被杀,加辰为子,加未欲用祀。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又临囚死之乡,即凶。
  假令与胜蛇并,为好惊作怪祟。与朱雀并,非时好呜。与勾陈并,雌鸡坐呜。与玄武并,且亡走。与白虎并,为狸所食也。
  占奴婢下贱利主否法第四十三
  正日时,视其日辰阴肠及用神、传中、从魁,与吉将并,有王相休气,与今日日辰相生,宜主。直用神上贼下,皆为吉,深利亲附,甚蕃息。从魁不在日辰阴阳,及用神传中又与恶将并,而贼今日,又用神贼上,其为慢谄,欲害其主。
  假令八月壬子日日跌时,天罡加未,占奴婢吉凶。传送为玄武临壬,从魁为太常临子,从魁与壬而王相相生,又在日辰阴阳中,胜先为用而临酉,上贼下,此时古下贱者,皆好。
  假令十月乙卯黄昏时,功曹加戌,上贼下,从魁为六合临已,不在日辰阴阳中,又贼日小吉为用临卯,下贼上,皆为慢诞,欲害其主。可畜也。
  占买卖财物六畜知售否法第四十四
  卖者,欲使今日之辰王相;买者,欲使今日之辰囚死;皆令物类之神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与今日日辰相生,即吉,卖者,可售,买者可得。若物类神不在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又与日辰上神相贼,买卖俱不得其所。
  假令十月癸亥日日映时,功曹加未,占人买卖牛,小吉临水,阴上神得功曹;胜先临亥,阴上得大吉;为在阴肠中,又与辰上神不相贼,卖之与买,两得其所。
  假令是庚辰日,卜卖牛。太冲临庚,阴上神得河魁;登明临辰,阴上得胜先;大吉不在日辰阴阳中,是无其类也。日辰上神皆与大吉相贼,买卖两不得所。
  假令今日日上神贼大吉,客不肯取,辰上神贼大吉,主不肯与;日辰上神俱贼大吉,妄有所语。他效此。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第四十五
  正日时,视所问人乡上神与今日,比者在,不比者为不在也。假令今日甲也,若问午地人在否?午上神得传送,与甲为比,比谓有甲申之例也,则所问人在矣。假令午上神得大吉,无甲丑,为不比,所问人不在。
  又一法,欲行诸人家,知人在否?正日时,神后临日辰,与妇女欲饮酒。天罡临日辰,在后家欲讼钱。太一加日辰,其作小车若木器。一云近出欲远。小吉临日辰,其人在林上外未起。传送临日辰,行不在。从魁临日辰,在后家。天魁临白辰,其人病。登明临日辰,其人在土上数钱。大吉临日辰,在吏家须臾还。或云在洒家正欲出。功曹临日辰,在吏家与长者客语。一云在家木作不出。太冲临日辰,见在门中。一云在舍北,作红车处斫木。
  占欲上书奏记见贵人法第四十六
  欲上书奏记及见贵人,皆欲令所见事类神将,上下自相好,所临上下相生,即大吉得福,非此者凶。假令上书欲见王者,天一居金火土,而加金火土之辰。见诸侯,以太常;见将军,以勾陈;见二千石,以青龙;见令长,以朱雀。效此非必在日辰阴阳中,宜视其事类神将,观其所喜善恶也。所应喜,归母子。
   占人奏文书劾事解否及何时来报法第四十七
  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相生,即为吉。功曹与吉将并,青龙与吉神并者,皆吉。及直用神终见其子,有救者,为事解;无救者,为不解。
  假令望文章所在之乡在南方否?功曹、登明若青龙在北方下,为且至。以功曹、登明临日辰,为至期。法以传终救神,为至也。
  占词讼吉凶事胜负法第四十八
  以日上神为客主,上贼下,先者胜;下贼上,后者胜。胜者不可令先者年上下相贼,上下相贼,虽胜后必败殃。日辰上下不相贼,两解不斗。
  假令八月丁巳日时加巳,年立卯,功曹加之胜先,加丁日辰之阳神,并比和此,为两解者,准此。若欲以长幼,则知胜负。以今日长年辰为少壮也。日胜辰,长者胜,谓日胜辰上神也。辰胜日少者胜,谓辰胜日上神也。以日辰上将言之,以知其胜负。
  假令将得勾陈,见以斗争事相告也。勾连将得白虎,忿争至死。将得腾蛇,恐死有罪;罪谓被笞也。将得天空,所言非是,谓以论长短相告也。将得朱雀,当狱讼;谓争口舌事也。将得玄武,胃辞而亡,亦主妄言。
  假令讼者年立卯,传送临之,为年上下相贼,先者为客,后者为主。
  占诸吏谋对计簿当见上官知喜怒法第四十九
  正日时,视日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与所欲见事类神将相生,即吉。
  假令欲见王者,以天一;诸侯,以太常;将军,以勾陈,卿相、二千石,以青龙;令长,以朱雀;与日辰人年上下相生,即喜悦,所言并见听。非此者皆凶。
  假令欲见将军,勾陈所居神贼日辰人年上神,即怒也。日辰人年上神贼勾陈,则将军不肯见人。虽不相生,不欲相贼。
  占诸欲攻条报隙法第五十
  无令谋事类神贼谋事者年上神,及地下辰,皆凶。假令诸欲报,谋者之年立寅,白虎在传送上,此白虎所居神贼人地年也。
  假令谋者年立辰,而功曹临之,而白虎所居神贼功曹,为贼人年上神,皆凶,不可行也。
  假令数人谋系在,各以共年上神,与所立之辰,与白虎所居神相贼,则凶;不相贼,有王相气,则吉。王相者,则谓人年上神将也。谋杀人,以勾陈;盗人,以玄武;谋烧人屋,以朱雀;匿罪人,以太阴、六合;谋娶妇女,以天后。诸所造为事类,皆欲令贼事。事者,年上神也。各取其事类神,三传之终於王相,为有福;於囚死,为有贼也。他准此。
  占诸被贼围邑陷阵客主胜负法第五十-
  正日时,斗加四季,利为客,可先起兵。斗加四孟,利为主,宜后起兵,兵常背神后击胜先,大吉也。斗加四仲,不可起兵,客主俱败也。若时迫不得不战,即背小吉击大吉,此为逆兵也。天地吟无举兵,行伐必见围也。若日暮欲休息者,兵将常居今日小吉时,前三辰是也。
  假令正月中大战,暮欲宿兵,将军常居卯辰巳宽坐不可伐,小时常与月建俱也。他皆仿此。
  占欲献宝物以遗尊贵知胜吉凶法第五十二
  今日之辰王相,又欲今所遗神好辰之上神,及其所奉物类神,即见物喜,而爱敬也。
  假令奉王者,以天一;诸侯,以太常;乃至令长、丞尉,以朱雀;皇后、夫人,以天后;庶人、妇女,以神后。此为诸所遗者也。
  假令欲献妇女物类等,谓田宅,以胜先;谷、米、牛,以大吉;鸡、狐、犬,以天魁;豕,以登明;羊、雁、酒食,以小吉;奴婢、飞乌、虫蚕,以从魁;虎狼、野禽,以功曹;船车、貉兔,以太冲;刀兵、璧玉攫,以传送;蛟鱼、水虫,以天罡;布帛、衣服,以太常;钱财、宝物,以青龙;丝帛,以太常;布物,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先之类是也。皆不欲令所遗神,好之辰上之神将,得天空,物损而无得。若相好而受者,即蒙其福也。
  假令三月辛卯日食时,从魁加辰,欲遗二千石以璧玉,功曹为太常临酉,传送为朱雀临卯,登明为青龙加午,青龙为所遗神,传送为奉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二千石必喜所奉物,必得福报也。神枢曰:假令二月乙卯日午时传送临辰,欲遗二千石璧玉,传送为所奉之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此为二千石必悦,而受之也。好之为相生也,彼人克所贡之物为贪而受之若畏所贡之物克之则不敢受也。所谓皆欲令今日之辰王相,及所贡之物类,与彼相好,即悦而受之也。
  占求妇女法第五十三
  正日时,视阴中有天后神上下相生,日上神与辰上神不相克贼,即可得也。若日神阴阳中无天后神,天后上神与辰上神相贼者,不可得也。
  占求妇女有两三处此妇女可取谁者为良相宜法第五十四
  欲取,求其乡上神,有与天后、神后相生者,可取也。
  假令九月甲子日平旦时,太冲加寅,求申乡女、午乡女、辰乡女者,以神后为天后临亥,申乡上神得从魁,午乡上神得小吉,辰乡上神得太一、小吉土,太一火,与天后神相克贼,独从魁金与天后、神后相生,即取申乡上女为吉。欲知妇好丑,天后王相者好,囚死者丑也。欲知其颜色者,以年上神言之。神枢曰:天后在阳,或乘王相之气,为好,而且少也。若天后囚死,为丑老。又神后加孟,长女;加仲,中女;加季,少女;亦柔。以天罡年上神遇火,火加金,为色赤白,亦柔。以天罡所加之,凡太冲从魁,登明、小吉为太阴,或用,此者皆阴翳妇人。之位其人主为再嫁之象。
  占夫妇相便安否法第五十五
  各以其年上神,相生即吉,相贼即凶。夫年上神贼妻年上神,妻有咎。妻年上神贼夫年上神,夫有咎。神枢曰:去与留,视喜忧。注云:夫妻和睦,为留;不和者,为去;皆规日辰。若吉神,善将临日辰,上下相生者为留。若恶神将临日辰,上下相克者,为去而不睦也。一云:天后克六合,妇妾将奔随人。若六合克天后,自诱他妻妾也。一云:三传内人本命相入者,为和。反吟不和。一云:日辰上神相生,与吉将并者,妻妾安其室。日辰上下相克,神将内战者,煎熬不宁。不宁,为不安其家室也。一云:传送太冲临日辰者,妻妾有二心。一云:大吉传送临日辰,妻妾爱外人也。
  占怀孕为男为女法第五十六
  正日时,视时下之辰,与今日比者男。假令甲日时加午,甲午为比,比者生男。
  假令今日甲时加未,未为时下之辰无甲未为不比,生女无疑也。
  又一法,以天罡占之,天罡加阳为男,加阴为女。旧说云:传送加夫本命,妇人游年上得阳神为男,得阴神为女。
  占诸贵人欲救罪人得否法第五十七
  正日时,以直神言之,传得其子,即有救。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水神将,而火在其上。他效此。传得其胜,其子为将,但许人耳。而心欲相赚也。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土神,而火在其上,所谓用神得其子。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辛亥食时,登明加辰,胜先临亥,下贼上为用,传得其子为救。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加申,大吉子上贼下为用,子水怀忧,大吉传得功曹,得忧者之子为有救助。用神终不见,忧者之子忧不解也。他效此。
  占居处去留所宜法第五十八
  视日辰上神将,无王相休气上下相克,宜去。日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宜留。以阴阳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白虎在阳,以去者;死丧不在阳,可留。他效此。
  占诸闻王甲有罪吉凶法第五十九
  视日辰阴阳中有其事类,与今日日辰比者,是也。不比者,不是也。
  假令闻某为盗,今日甲也。而胜先为玄武,在日辰阴阳中,即是也。胜先午有甲,午为比。太一为玄武无甲,巳为不比也。说云:或闻所议死,若白言所乘神,与今日合,则死。与今日比,亦死。今日子,子与丑合,为白虎是也。非此者,皆虚闻。子孙吉凶,亦同前比合之法。若闻吉事,视青龙与六合临日辰者,是实也。非此者,不是。若闻凶事传视白虎所临辰上神占之。得青龙六合与今日比者,则所闻者不吉,是实也。然此例多不可备举,并在神枢。□五占所闻虚实篇。
  占人所造为事成否法第六十
  视其事类,在日辰阴阳中,与日上神相生者,即吉。若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又与日上神相克者,不成。
  假令欲治宅,而大吉、胜先在阴阳中,与日上神相生,则吉成。非此者,为不成。
  占人有忧事得解否法第六十一
  以问事时,占之。正日辰,视日辰上及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直用神,传得其子为忧解。用神为王相气,所传得其子,其子无气,虽解犹难。无气不能制有气,用神为囚死所贼,传得其子,其子囚死。俱有气为可解,其子王相为忧两解。
  假令十月丁亥时加未,占忧疑。胜先临亥,下贼上,为王相所克,传得大吉为得其子,其子囚死气,为忧有解意,然亦难。
  假令四月丙寅日丑时,神后临丙,上克下为囚死,所贼为用,火怀忧,传得小吉,小吉火之子,而有王气,为忧两解也。欲知解期,视用神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也。以用神所临地辰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
  假令胜先临水为用,以戊己为吉期,壬癸为凶期。胜先临金为用,以壬癸为吉期,丙丁为凶期。他效此。
  古捕前事得否法第六十二
  行时,欲今日日辰上神,与人年上神贼,所求物神,即日得。若物类神,贼日辰上神,又害人年上神为凶,凶即不得也。所谓物类者,虎豹,以功曹;鹿兔,以太冲;野兽、豕,以登明;乌,以从魁;马,以胜先。
  占人始欲带制新衣吉凶法第六十三
  正日时,欲令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又令青龙、太常在日辰阴阳中。阴阳中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吉。非此者凶。纵青龙、太常不在日辰阴阳中;宜视青龙、太常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亦吉也。
  占弟子始事师得成达否法第六十四
  以今日之辰,占之。日为弟子身,辰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欲令其子加母时,必见受道成於师。又顺天道,又欲令日辰上得吉将神,有王相者,休气上下相生,其用神终於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无令辰上神上下相贼,其发用神又终於神上之墓,而无气者,忧学不达也。
  假令正月丁卯日日出时,登明加卯,丁为弟子身,卯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丁日加卯者,子从母也。卯上神上下相生,用终功曹,将得金神,不相刑,又有王相之气,此为学者达矣。
  占内寄者吉凶法第六十五
  内寄者,无令五行加其所忧,及今日之辰,阳神所临之地辰,贼今日日辰,皆为害主人。
  假令九月甲寅日时加酉,内寄者,此为五行加其所忧,又今日日辰,阳神、功曹临申,申为金,贼今日甲寅木,此为临地辰,贼今日日辰也。他效此。又式经曰:凡有室宅,欲内他人者,慎无令时下辰之阳神临日辰皆今日日辰为害辰。假令十月甲寅,功曹加申,此为时下之神害今日之辰也。谓申上之神传送加寅之上下克日辰,日辰复在申上被克也。时下者,诸日所加十二辰也。辰之阳神者,今日时下支上神也。谓不欲此支上神,令加其所临日辰伤今日辰也。又各从豹尾来不可,诸物皆同。假令十月丁巳日申时,以月将功曹加申,太一临亥。太一巳之阳神,火也;亥水也。亥遇克丁巳为害主,为所临日辰害今日日辰也。他准此。其合,主一贼入家。假令七月癸已日,太一加此合仿之神。枢曰:若欲寄止於人家,神后临行年者,主人欲谋危客。日辰上见天魁白虎者,主人欲谋杀客。日辰上见登明天空者,主人欲谋诱客,并宜急去。若日辰上见吉将、王相相生者,并吉,无他故也。
  占怪祟恶梦法第六十六
  正日时,视日辰人年上神将,有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非此者凶。魁、罡、胜蛇、白虎临日辰人年者凶。其神将王相忧王事,死丧囚气主亡遗,病伏废忧六畜也。其用神在阳为忧外事,在阴忧内事,各以其家人年上神言之。
  假令年俱立,恶将下未,必俱恶。以天罡所临,别加阳忧男,加阴忧女,加孟为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式经云:神在外,比邻受殃;在门,家人受殃;在内,身受殃。又曰:人年日辰上见戌,犬怪;见酉,釜呜;见申,兵刀不葬,鬼怪;见木,墓鬼呼怪;见午,马血怪;见辰巳,龙蛇怪;见寅,乌兽怪;见丑,牛畜风尘怪;见亥,子猪风怪也。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第六十七
  正日时,时下辰为死,加辰上神胜日上神胜日上神及时下辰者,为复杀。式经云:以家长行年加子,若太岁人年命日辰上,见魁罡、小吉、剩蛇、白虎有鬼。天罡加阳,男坐之;加阴,女坐之;加孟,为家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天地伏吟,杀不出;天地反吟,虽出复还。魁罡临日辰为复,重杀非此者,皆为出也。欲知所牵,为魁雄为罡也。欲知凶鬼在家处所,法视天上鬼星临,即是鬼所居处也。式曰:魁罡临甲鬼在门,临乙在户,临丙在堂屋,临丁在宠,临戊在庭及房,临己在确磴,临庚在鸡柄,临壬在堵圈,临癸在厕。又一法,欲知死人家有余殃已否?正月,以将加死时,魁、罡加日辰,重有死者。欲知在何日月祸至,视所加日月为阳,取男为阴,取女□ □ 。
  又一法,欲知雄雌所起,雌随午,雄随罡。
  占葬事法第六十八
  必先定五行,若胜先时下辰与今日日不比,及推式,慎无令魁罡临今日日辰,又勿令白虎临有气之乡,即大吉,后乃无咎。不如法者,祸起之始。
  假令十一月乙酉日申时,欲令葬埋,为日加申,申为时下辰,与乙为不比,太一为白虎。太一火冬死为无气,比时葬大吉。欲知蒿里道,常以天罡加太岁月建,功曹传送下地,为蒿里道,可葬,其下大吉。又后世不得蒿里道,死不止,无后嗣,绝烟火也。
  假令神后加太岁,功曹传送下地,是为地中蒿里道,丧其下,亦吉也。为葬埋者择时,常令魁、罡、胜蛇、白虎此四神,藏没四维中,乃大吉。推葬日,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神,大吉。下日辰推月吉日,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传送下日定开之日,可葬。胜先、神后下满成等日,可娶妇。
  占始举事有风雨否法第六十九
  常以始举事时,正日辰功曹临今日日辰,在天一前,即风起矣。传送临今日日辰,在天一后,即雨至矣。
  又法,得阳凶逢风,得阴凶逢雨。日辰上得阳神将为阳凶,得阴神将为阴凶。若天旱,欲知何日雨至?以问时占之。其用神传终,於有水神上者,即有雨。气非水神者,无雨。气必欲知何时雨者。
  假令传得登明、神后,即雨。传视其阴得何神,而知时也。
  假令得胜先,以丙丁日雨;得金神,庚辛日雨;得木神,甲乙日雨;得土神,戊己日雨。然得土神,虽雨犹旱。若得水神,以壬癸日雨。传终无水神,及得土神者,并为早也。欲知旱几时当有雨,以九九算之。
  假令用神传得大吉,大吉神临子,大吉丑,丑数八,子数九,八九七十二,当雨。若大吉临巳,巳四,四八三+二日,当雨。欲知今月雨多少何如?以问时占之。用神传终有水神,即雨多;无水神,即雨少。
  又一法,以月将加时,龙在前三、前五者雨,在后二、后四者风雨,旱虎在前亦风。功曹为龙,传送为虎。卯为雷,子为云,云从龙,风从虎。虎、龙所乘神,有气必有风。龙、虎兴云、雷并者,必有大风雨。又云:传送加日辰,在天一后者,雨也。功曹临日辰,在天一后,亦尔。
  又法,欲知何日雨,以大吉加月朔,神后下大雨,太冲下小雨。
  又法,占雨何时止,以月将加时,视魁加四季,不雨;加申,雨止;加子,为阴;加巳午,为旱;加神后,雨后有风,加寅卯,见白日。
  又法,以月将加月建,辛癸加地下辰,晴;求雨亦尔。
  又法,魁罡加季,止;加孟,不止;加仲巳,不已。
  又法,月将加月建,视天上壬癸下加地辰,是晴日。壬子所临,亦雨也。
  占欲入山取物法第七十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为得物多矣。阴得凶神将,囚死上下相贼者即凶,必为阴雨泥涂为败。此谓阴凶逢雨将,得白虎;逢恶禽兽将,得玄武;为寇盗,日上神凶者尤甚,辰上神阴凶可忍,俱凶大恶。
  假令七月庚寅日平旦时,太一加寅,登明为朱雀临庚,太一为太常临寅,功曹为天后、为登明阴,传送为青龙、为太一阴,皆所求得遂。日辰俱吉者尤吉,俱凶者大凶。
  占欲入深水渡江河法第七十一
  正日时,视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上下相生者,即吉。反此者,大凶。以风波为败,谓阴阳也。
  假令八月甲子日,天罡加未,登明为太阴临甲,从魁为太常临子,传送为白虎、为登明,胜先为青龙、为从魁,此为阴也。神枢云:支伤干吉更长,干伤支吉欲臧,支干俱伤亦减,并吉也。
  占驰使往来信实否法第七十二
  以使来时占之,时胜日上神,如其所言。日胜时上神,所言不实也。辰上神亦如所言。时与日辰相生,欲来和合也。又云:辰上神与日上神相生者,亦欲如其言也。太阴、天罡临日辰及将军年上,其言不信。传送为朱雀,天空加日辰者,其言反覆,口舌来,为奸诈,不自奸所,左右边即奸诈人也。又占,欲逃亡、战斗,当避太一,向之败也。太一正月在子,二月丑,三月寅,四月卯,审贼来否。若太一、神后加今日干,天罡、小吉前,若刑杀凶神俱加今日干为贼今日至。支干上不见此神,为不来也。望见道上人疑是贼否,支伤径可前,干伤径不可前。又道上望见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一,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一,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从魁、胜先。太冲、小吉白衣人。神后临卯,为冤家也。
  次客,一用起神后,二从魁,三功曹,四登明,五天罡,六大吉,七胜先,八太冲,九传送,十太一,十一天魁,十二小吉,阳取后三,阴取前五。
  黄帝龙首经卷下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道教典籍网 ( 赣ICP备09010289号-1  

GMT+8, 2018-11-18 07:53 , Processed in 0.287382 second(s), 26 queries .

© 2012-2015 道教典籍网-有品格的道家文化交流平台,致力于弘扬与传播道教经典文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